第七百七十九章 國師的責任

【書名: 開天錄 第七百七十九章 國師的責任 作者:血紅

強烈推薦:快穿系統攻略武神天下穿越五零搶夫記野心家詭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過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百煉成神     白文沒動,白武也沒動。

    兩名身穿白衣,頭戴白色木冠,面容清秀,氣息儒雅的女子從火山山頂同時撲了下來。

    一女掌心靈光閃爍,一張棋盤飛出,棋盤上靈光晃動,縱橫十九道靈光化為一張大網,朝著裴鳳當頭落下。

    另外一女則是雙手一拉,面前憑空生出五根光芒閃耀的琴弦,頎長的手指輕輕點動,一曲輕柔的曲子響起。

    曲調輕柔,但是造成的動靜卻是驚天動地。

    隨著琴音,高空烏云翻滾,一道道雷霆在烏云中急速翻滾。火山島四周的海面上颶風呼嘯,掀起了一個個巨大的浪頭。

    瞬息間,琴音和雷音混成一團,滾滾巨響不斷襲向裴鳳。

    裴鳳只覺一聲聲巨大的轟鳴在腦海中炸響,直震得她眼前金星亂閃,渾身法力幾乎被震得崩潰。

    幸好她得到的太古傳承也頗為不凡。

    太古魔鳳,真正有滅世之威,裴鳳一直以來,只是將太古魔鳳的焚天魔焰發揮出了一小部分的威能,在這緊要關頭,被兩女以極大力量威逼,裴鳳心頭的那股子執拗的倔強爆發了。

    一聲驚天動地的鳳凰鳴叫聲從裴鳳體內響起,沉睡在她體內的太古魔鳳血脈猶如火山爆發,恐怖的力量轟出,迅速充盈裴鳳全身。

    火山島四周的滔天巨浪瞬間崩碎,炸成無數拳頭大小的黑色寒冰朝著四周亂打亂飛。

    裴鳳身邊虛空在破裂,黑色的火焰近乎化為實質,將虛空破開了肉眼可見的大窟窿。

    黑漆漆的空間破口中,有黑色的地水火風四大元力沖出。

    這是極度負面的地水火風元力,和正常世界的四大元力在外相上相似,在本質上則是極度的對立。這里的一小縷負面的四大元力,只要和正常世界的四大元力稍微接觸,就立刻湮滅。

    湮滅的四大元力,完全化為最狂暴的混沌能量,爆發出恐怖的殺傷力。

    黑色的雷霆,黑色的颶風,黑色的閃電,黑色的暴雨……諸般天相在裴鳳身邊不斷產生,但是所有的天相都是黑色的,黑得好似要吞噬萬物一樣的不見底的漆黑。

    一聲巨響傳來,裴鳳腳下的火山島,小半個島嶼‘轟’的融化。

    融化的島嶼化為黑色的巖漿,和上方的黑色天相遙相呼應,散發出讓人窒息的毀滅氣息。

    兩抹極其妖異的鳳翎紋路在裴鳳的左邊面頰上浮現,一波又一波強橫但是負面的大道法則波動不斷從裴鳳體內涌出,化為黑色的風暴橫掃四方。

    兩名白蓮宮女弟子發出驚呼聲,手持棋盤的女弟子極力的扭動腰身,腳踏一縷青云,好容易避開了數十條黑色狂雷的轟擊。但是她一不小心,被一縷急速飛來的黑色火焰一撩,‘呼’的一聲,她身上的衣衫就被燒得干干凈凈,一身雪白的皮肉也黏上了黑色的火焰。

    白文、白武同時站起身來,一個個目光震驚的看著裴鳳。

    此刻,單單裴鳳身上涌出的大道法則波動,三千大道中的就有三百余道,八萬四千旁門中的,更是有一萬多門。

    太古魔鳳,意圖以一己之力毀滅現世,她的力量有多強橫,可想而知。

    那絕對不是區區一門負面的火焰大道就能做到的。

    想要毀滅這個由盤古圣人開辟,蘊藏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法則的完整世界,太古魔鳳掌控的負面大道,就算和盤古圣人有差距,但是差距也不會太大。

    裴鳳身上的大道法則波動還在不斷的增加。

    隨著黑色的天相肆虐,裴鳳眸子里不斷有復雜的符文猶如暴雨一樣滑過。她在臨陣參悟從魔鳳血脈中涌出的奧義知識,她的身軀猶如無底黑洞,正在瘋狂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裴鳳的修為在飆升。

    她的境界沒有提升,但是她的法力修為已經比之前增強了起碼十倍,而且她提升的速度還在瘋狂上漲。

    裴鳳的皮膚微微發暗,一縷縷鳳凰翎毛一般的紋路蘊藏了無窮的天地奧義,不斷的在她身上浮現。裴鳳的雙目,眼角拉長,看上去又是妖異又是美麗,真個猶如一對兒鳳凰的眼眸。

    身軀被黑色火焰碰觸的白蓮宮弟子發出痛苦的哀嚎,她的一對兒修長筆挺的長腿已經被燒成了烏有,黑色火焰正在順著她的腰身向上半身燒去。

    白文右手一揮,一個三寶鑲嵌的長頸玉凈瓶噴出,一縷縷青色的泉水噴出,帶著淡淡水汽落在了被焚燒的女弟子身上。黑色的魔焰居然被這青色泉水略略壓制,蔓延的速度起碼放慢了數十倍。

    但是也僅僅是放慢了蔓延的速度,火焰依舊在焚燒這女弟子的身體,女弟子已經痛得昏厥了過去。

    另外一名彈奏琴音的女弟子在四周颶風、海浪被震碎的時候,已經被神通反噬,一口血噴了出來。

    還未等她想出應敵之策,一道狂雷從天而降,黑色的雷光命中她的身體,瞬間擊穿了她窈窕美麗的身軀。在場的白蓮宮弟子看到,這美麗的少女上半身被破開了一個海碗粗細的窟窿,傷口內雷光閃爍,血肉都化為了黑色的結晶,正不斷的崩散。

    白武咒罵了一聲,他雙手一搓,一個三尺高的丹瓶飛出,丹瓶內流出了粘稠的,宛如鮮血一樣殷紅的藥汁。滾滾藥汁灑下,迅速包裹了這要害被重創的女弟子。

    血色漿汁流入傷口,開始對抗傷口內殘留的黑色電光,同時強行提起了這個女弟子的一絲生命力,吊著她的氣息,不讓她昏厥過去。

    心口被轟出這么大一個傷口,就算這少女達到了‘天神’的修為,依舊是足以致命的重傷。絕對不能讓她昏厥過去,昏過去了,可能就醒不了了。

    唯有驅散傷口附近的黑色電光,用靈藥將這可怕的傷修復,才能救回這女弟子的一條命。

    只是裴鳳的黑色魔雷充滿了毀滅力量,更是狂躁霸道無比,這血色漿汁只能勉強吊起她的一條命,想要驅散雷光、修復傷口,是萬萬做不到的。

    裴鳳身后黑霧繚繞,一對兒屬于太古魔鳳的龐大眼眸從黑霧中亮起,噴吐著黑色的魔焰,直勾勾的盯著火山頂上站著的白蓮宮弟子們。

    裴鳳瞇起眼睛,她的眼眸,如今和她身后的那龐大眼眸變得一模一樣,妖異、美麗,充滿了致命的危險。

    一縷信息從她的魔鳳血脈中涌出——吞噬,吞噬,吞噬!

    魔鳳血脈中留下的大道法則,只有四百二十多道,旁門左道也只有一萬七八千條。

    裴鳳如果以這樣的底蘊踏入神明境,毫無疑問她將成長為‘燧朝’所謂的‘王神’,而且將成為‘王神’中絕強的那一小撮兒人之一。

    但是,太古魔鳳可以吞噬其他的大能,從他們體內提取自己缺少的大道法則,將其融入自己的血脈中。

    只要擊殺眼前的白蓮宮弟子,用魔焰焚燒他們的血肉,提煉他們融入神軀的大道法則,裴鳳就能不斷的補全自己欠缺的大道法則,將自己的底蘊推向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甚至,只要吞噬的強大神明境足夠,裴鳳很有可能和巫鐵一樣,湊齊三千大道、八萬四千旁門左道。

    那時候,裴鳳就有足夠的能力,真正滅絕這個世界。

    裴鳳舉起手中長槍,粘稠的火焰猶如巖漿一樣從長槍上墜落,她瞇著眼,看著白蓮宮諸多弟子,一股將他們全部擊殺的殺念涌了上來。

    “爾等,膽敢窺覷武國……你們,該死!”

    武國,是巫鐵和裴鳳共同創下的基業,一如巫鐵和裴鳳的孩子。

    有人想要窺覷武國,無論他們看中了武國的什么,總之,他們就是裴鳳的死敵。

    一股一往無前、有死無生的沙場慘烈氣息從裴鳳的體內涌出。她的眼眸泛紅,發出一聲長嘯后,卷起漫天的黑色颶風,黑色的雷霆亂打,黑色的火焰亂燒,裴鳳嘶聲尖叫著,手中長槍劃出一條黑色的軌跡,狠狠的刺向了首當其沖的白文。

    這一刻,裴鳳完全領悟了老鐵傳授的槍道中最精華的那一部分。

    她的長槍刺出的那一瞬間,白文的瞳孔縮小到了針尖大小,心臟不受控制的劇烈抽搐著。槍尖距離白文還有數百丈遠,白文已經感受到了死亡正在急速的降臨。

    白文怒嘶一聲,他袖子里飛出了一塊山河鎮紙。

    這是一塊白蓮宮歷代大師范不斷加持,不斷祭煉,傳承自太古神話時代的‘古寶’。

    據說,這是當年姆大陸因為莫名的原因,被大能者打碎分開時,姆大陸殘留的一絲造化之氣中孕育而生的‘古寶’。比起當今重新聚合后的姆大陸的山川河岳,重新孕育出的‘先天靈兵’,這種古寶的威力強大了起碼百倍以上。

    山河鎮紙一出,就看到一條條山河翻滾,重重疊疊的朝著裴鳳砸下。

    在那山河虛影中,無數峨冠長袍的讀書人肅然而立,他們手持經典,正在齊聲吟誦一篇篇流傳千古的華麗文章。

    一股無法抗拒的浩然之氣當頭砸下。

    這一刻,裴鳳覺得,她對抗的不是一個人,而是在以一人之力,對抗一種信念,一種傳承,一種從太古洪荒時代傳承至今的,讓人族這個族群薪火相傳、綿綿不絕的偉大精神!

    這種可怕的精神傳承,在一定意義上,甚至超越了所謂的三千大道,超越了所謂的八萬四千旁門。

    這是足以改天換地,足以排山倒海,足以讓世間煥發新顏的恢弘偉力。

    黑色的風暴消散,黑色的閃電粉碎,黑色的巖漿和火焰崩解,山河鎮紙重重的砸在,‘嗡’的一聲砸在了裴鳳的頭頂。

    裴鳳體內,巫鐵贈送的小六壬秘魔體轟然粉碎,這件可以極大提升寄主實力的魔道秘寶,硬生生被徹底摧毀。

    裴鳳的氣息迅速從神明境三重天衰減到了胎藏境巔峰極致。

    她大口大口的吐著血,身軀沉甸甸的墜落在地,緊握著長槍昏厥了過去。

    白文、白武目光驚駭的看著昏厥的裴鳳,突然齊聲開口:“此女頗佳,當為我白蓮宮真傳……速速送她回去,否則定然生變。”

    兩人目光閃爍,同時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

    火山頂上,一座早已布置妥當的傳送大陣亮起,一個直徑數丈,可容納十余人并肩行走的空間門浮現,幾個白蓮宮女弟子戰戰兢兢的飛到裴鳳身邊,攙扶起她,迅速飛入了空間門中。

    千里之外,虛空中罡風粉碎,漫天流云被沖出了一條筆直的甬道。

    巫鐵讓滄海道人、陰陽道人、五行道人和自己重歸一體,將自己的法力提升到了一個極其可怕的程度。

    他以飆升了十倍以上的法力催動‘縱地金光法’,身軀化為一條金虹在高空中急速穿梭,這遠比裴鳳的速度還要快了數倍,頃刻間就是百萬里被他丟在了后方。

    從神武城出發,緊跟在清風身后,巫鐵二人只耗費了一刻多鐘,就飛到了距離火山島不遠的地方。

    “陛下放心,貧道要說別的本事沒多大,但是白蓮宮的這群偷雞摸狗的偽君子,他們的手段,貧道門清……”清風一邊用比巫鐵更快的遁光飛行,偶爾停下來等一等巫鐵,同時絮絮叨叨的說道:“貧道這鼻子不會聞錯,他們就在前面,就在前面那島上……”

    相隔千里之遙,對于巫鐵、清風這樣的大能而言,近乎等于面對面的距離。

    眼看著裴鳳被人打傷,巫鐵不由得發出一聲驚怒交集的長嘯。

    眼看著幾個白蓮宮的女弟子攙扶著裴鳳,將她送入了那座空間門,巫鐵更是嘶聲長嘯:“狗賊,你們想死!”

    巫鐵全力催動太初冕。

    方圓數萬里的虛空,時間一下子變得緩慢。

    白文緩緩抬起頭來,手中山河鎮紙放出一道瑰麗的神光,無數山河虛影沖出,瞬間抵消了太初冕的力量,火山島附近的時間流速回復了九成左右。

    幾個白蓮宮女弟子趕在巫鐵之前,攙扶著裴鳳走進了空間門,隨后空間門塌縮,消失不見。

    “你們,要死!”

    巫鐵長嘯:“清風國師,助本王將這些賊子,全部拿下……給你三天時間,無論如何,將裴鳳救回……這是你,身為武國國師的責任!”

    清風的一張臉劇烈的抽搐著。

    陛下,這事情,好艱難!

    頂點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開天錄相鄰的書:四重分裂不聊齋郡王的嬌軟白月光至尊獸卡東宮侍妾(重生)嬌氣武俠之神級捕快宗主人呢顧望櫻陽天魔正統正牌亡靈法師賣裝備的雜貨店
3d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