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千古一帝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千古一帝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年長者的義務靈媒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山村名醫巫女的時空旅行     倘若別的天子被人罵做是狗皇帝,少不得要勃然大怒。

    可朱厚照聽自己的親舅舅破口大罵,居然叉手起來,高興得眉飛色舞,就好似專等著張鶴齡罵自己一般。

    而后,立即大叫道:“反了天啦,本是好心帶你發財,你竟罵朕是狗,看來你想謀反,真是豈有此理,老方,這謀反當如何?”

    方繼藩手掌并攏,做一個切西瓜的動作:“誅滅三族,太后娘娘除外。”

    以為能一下子就嚇到這位壽寧侯嗎?

    當然不可能!

    張鶴齡還在罵聲不絕,他梗著脖子,下巴抬起來:“要銀子沒有,要殺吧,來呀,有本事統統殺干凈,我今日縱死在這里,碎尸萬段,萬箭穿心,剁碎了喂狗,也絕不皺皺眉頭,想要銀子,給你一百兩,你要不要,不要便一文也沒有!”

    張延齡只嚇得滔滔大哭,不斷的用腦袋磕地。

    朱厚照大樂:“看來不但要殺頭,還要抄家了,老方,下旨,命錦衣衛動手。”

    抄……抄家……

    這兩個字,顯然就意義不一樣了。

    張鶴齡臉色驟然一變,突然轉變話風道:“我投資,我投資!陛下,我投資,要投多少,陛下說個數。”

    “一千萬!少了一文,扒了你們的皮。”

    張鶴齡此時覺得自己很亂,自己聰明的頭腦,現在竟是無處脫身。

    他心里惦記著,先穩住陛下再說,回頭去給張太后告狀。

    朱厚照伸出一根手指頭。

    “媽呀!”張延齡高呼一聲,快昏厥過去了,有氣無力的道:“一百萬兩這么多?”

    朱厚照笑了笑道:“錯了,一千萬兩!”

    接近昏迷的張延齡聽到一千萬,居然驟然間又清醒了,重新叫了一次:“天哪,一千萬兩……”他嗓子破音了。

    張鶴齡已覺得自己的心口疼,特疼。

    朱厚照卻是背著手,躊躇滿志的道:“朕想好了,要辦,就辦大事,鐵路維系著國計民生,關系重大,不修好,朕一日都寢食難安,所以不但要修,而且還要各地同時開工,張家出了一千萬兩,西山這里,也出一千萬兩,除此之外,朕從內帑里,想辦法挪騰一些,五百萬兩,是要有的,還有王不仕,以及其他富商,能拿最好,不能拿,朕也就不計較了,還有各個公府、侯府,這樣算下來,籌措個三五千萬兩,理應不成問題,有了這個數目,前期的資金,也就可以滿足了,此后再發一些鐵路的債券,再籌措數千萬兩,如此…這天下諸省,都要將鐵路修上。你們是朕的親戚,也就是皇親,你們不拿銀子,誰來拿?這算是你們的入股,將來鐵路有了收益,自是少不得你們的好處。除此之外……老方這里已想辦法籌謀鐵路盈利的事項,譬如將各處車站的土地轉為民用和商用,又如……如何增強貨運,總而言之……絕不會虧的,虧了,你們找老方。”

    方繼藩就立即道:“放心吧,這事兒,乃是我的得意門生,工程院的常威親自主持,此人在工程院里脫穎而出,建新城的時候,他就曾歷練過,此后保定的鐵路就是他主持,有他在,斷不會有任何的問題,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們去尋他,倘若是虧了本,預算出了問題,也去尋他,你們打斷他的腿,我絕不皺一皺眉頭。”

    張鶴齡和張延齡隨即又開始哭天搶地,總覺得似乎人生之中突然少了點兒重要的東西。

    張鶴齡已經哭破了嗓子:“陛下,這是臣的根哪,是根哪。”

    朱厚照一揮手:“別哭了,別哭了,這是做買賣,怎么到了這里,就像是朕搶你們的銀子似得,再哭,就真搶了!”

    這話顯然是極具威力的。

    殿中的哭聲,噶然而止。

    朱厚照這才覺得不吵鬧了,吁了口氣,和方繼藩對視一眼,道:“老方,醫學院那邊怎么說?”

    方繼藩心領神會的道:“女醫們說,太后娘娘因為思念上皇,所以心情抑郁,此時應當好好在后宮調養,這些日子,女醫院上下都在侍奉著太后,從今日起,到未來數月,這宮外一人,太后娘娘一個都不見。”

    朱厚照便笑吟吟的看著張家兄弟:“是這樣啊,朕也很擔心太后,下旨,任何人不得擅入后宮,敢去的,就直接抄家。”

    張鶴齡和張延齡:“……”

    于是……

    張家都出銀子了。

    這個消息,不脛而走。

    人們開始嘖嘖稱奇。

    這京里,百官走了大半,迅速的便被新提拔上來的官員彌補了空缺。

    畢竟,吏部尚書歐陽志上任許多年,早已對官缺和京官的能力了如指掌,有人填補了空缺,京里也消停了,甚至……有人心懷感激,因為……

    若非是上皇要去黃金洲,不是太子殿下登基,哪里輪得到自己啊。

    可見……某種程度而言,皇上和士大夫們,未必是有深仇大恨的,同行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陛下初登大寶,每一個人都在猜測陛下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因為……這可以判斷皇帝的性子,曉得接下來,什么才是朝廷最重要的頭等大事。

    可當鐵路修建詔一下,所有人都明白了。

    這新朝的頭等大事,便是修鐵路。

    一下子,交易所又瘋了,所有關系到了鐵路的股票嗖搜的上漲。

    鐵價,木價,漲的尤其的兇,還有各處的機械作坊,一下子變得熱門起來。

    西山建業就更加一騎絕塵。

    這一番境況,倒是將朱厚照嚇著了。

    他忍不住齜牙咧嘴,連忙又讓人將方繼藩招了來:“這是怎么回事,鐵價和木價漲了這么多,這工程預算里,沒算過價錢漲這么高啊,如此一來……”

    方繼藩則是笑呵呵的道:“陛下稍安勿躁,這是正常的,現在高漲,本就無可厚非,原本的生鐵和木頭供應,并不緊缺,可現在要開工這么多的工程,怎么可能不漲?正因為漲了,才會被商賈們認為是有利可圖,他們認為有大利,就會瘋了似的尋找鐵礦,投入資金,招募人手,購置采掘的工具,進行挖掘,沒有這無數的人力物力,投入進生鐵生產,還有木頭的砍伐和加工之中,這鐵路還怎么修?陛下放心,這并不妨事,反而對于未來鐵路的修建,有莫大的好處。”

    朱厚照的臉色,才緩和一些。

    “好吧,工程書院之人,都出動了。”

    方繼藩就道:“出動了,連剛剛入學才半年不到的學員,現在都趕赴各省開始勘探了,西山學院,打算今年多招募一些工程的學員,員額在此前的基礎上再加五千,不然人手實在是緊缺。”

    “那匠人和苦力呢?”朱厚照又問。

    “也在想辦法招募,還有王不仕那兒帶來了口信,說他愿捐納一千五百萬兩紋銀,作為修鐵路之用。”

    朱厚照眼睛就亮了,面上一喜,樂呵呵的道:“呀,想不到這狗東西有這么多的銀子,他到底還有多少銀子來著,要不,也封他做立皇帝吧?”

    朱厚照滿臉的期待,對著方繼藩擠眉弄眼,就像是眼前擺滿了金山銀山。

    而方繼藩,卻是心里一寒,臥槽,這操不是搞得人人自危?王不仕要是知道,他的‘善舉’,招來的不是天子的贊許,而是天子惦記著他的本金,一定會睡不著吧。

    于是方繼藩耐心的道:“陛下,有一句話叫竭澤而漁,這王不仕肯出如此大力,可見他對朝廷,對皇上的忠心,他有銀子,是他的事,凡事不可太過,不過他說的是捐納,臣以為,還是不算捐納,當他入股好了,陛下不可平白要他的銀子。”

    朱厚照想了想,覺得這的確有道理。

    其實朱厚照這個人,是很講道理的人,當然……前提是你得有道理。

    他便道:“好的很,好的很,就算他入股了,這個王不仕,朕很欣賞,過一些日子尋個由頭,給他一個封賞。”

    方繼藩終于感覺松了口氣,看,他又做了一次好人,為他兒子又積德了一次了。

    方繼藩就連忙點頭:“陛下賞罰分明,很讓臣欽佩啊。”

    朱厚照則是奇怪的看著方繼藩:“從前你可是一直都很欽佩父皇的。那你來說說,是朕令你欽佩,還是父皇更令你欽佩。”

    方繼藩:“……”

    深吸一口氣,方繼藩道:“當然是陛下,陛下壯志凌云,乃龍中之龍,龍中極品也。”

    朱厚照便歪著頭,朝殿角落進行書記的宦官道:“記下,記下,要修在起居實錄里頭,等有朝一日,父皇從黃金洲回來,當著面對質。”

    方繼藩面上依然帶笑,眼里透著一股嫌棄的味道:“臣最欽佩的,恰恰是陛下這等較真的精神,所謂凡事就怕認真,只憑這個,陛下便可直追堯舜,臣更是不客氣的說,臣的先祖神農,也及不上陛下萬一。陛下有吞噬宇宙之心,有氣吞山河之志,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

    第三章送到,老虎出來混,講的就是信用,給點月票不?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3d走势图带连线